西河戏

(江西赣北的地方剧种)

编辑 锁定 讨论999
西河戏,江西省星子县的传统戏曲剧种,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之一。
西河戏,又称星子西河戏。西河戏诞生于清嘉庆道光年间,流行于星子、德安、九江县市一带,因有西河水流经星子,1982年定名为“西河戏”。 [1]  其主要声腔为皮黄,又称“弹腔戏”,俗名“星子大戏”,西河戏的台词念白多乡音俚语,服装古色古香,表演古朴夸张。
2011年5月23日,江西省星子县申报的“西河戏”经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编号为IV-145。 [2] 
中文名称
西河戏
批准时间
2011年5月23日
非遗级别
国家级
遗产类别
传统戏剧
遗产编号
IV-145
申报地区
江西省星子县
别    名
星子西河戏

西河戏历史渊源

编辑
西河戏演出
西河戏演出(4张)
清乾隆年间,赣江下游的南昌地区,以及赣江主支流“西河”流域的永修、德安、九江、星子等县,是弋阳腔、宜黄腔、青阳腔和湖北汉剧频繁活动的地区。清嘉庆年间,诸腔合流,首先在南昌形成一种乱弹班,影响甚广。清道光年间,艺人汤大乐(今德安县高塘人,1801年生),先后在南昌的乱弹班和汉口的汉剧班唱戏,后载誉归乡,与其兄汤大荣一起,在老家汤家坂组织汤家戏班,排演黄皮戏。汤大乐与星子诸多汤姓同族共谱,汤于道光末年至同治初年(1850—1862)来星子教戏,广收艺徒,建立了星子县第一个弹腔戏班,演出剧目30余出。
1874年,星子艺人周自秀出任班头,戏班定名为“青阳公主星邑义和班”,简称“义和班”。当时义和班所演剧目的《打龙蓬》《清官册》《过昭关》《三关调将》《白虎关》《二进宫》等50余出大本,30余出小本。唱腔以二黄、西皮为主,演出多沿高腔旧习,如:“破台”、“放五昌”、“报台”、“登二场”等。角色分为十大行,即一末二净三生四旦五老六外七丑八贴九小十杂。戏班除在星子本地演出外,常往来于永修、德安、九江、都昌等地(旧时多属南康府、府治星子县城)。 [3] 
1888年,星子艺人刘郭原(星子蓼南人,1856年生),从“瑞祝班”归来加入义和班,并继周自秀出任班头。1889年,星子艺人汤再树(星子温泉人,1864年生),从湖北“汉班”回来加入义和班。1919年,星子艺人万正榜(星子蓼花人,1891年生)自景德镇“串堂班”回来入班。这些老人“虽英年家寒,在外饮午”,然“天资敏捷,才智过人,能演古,能排剧”(摘自汤再树墓志)。他们从外地带来新的剧目,改造了一批老唱腔,如将西皮顶板(板头起唱)改为器板(即第三眼起唱),丰富了西河戏的艺术。星子其他职业艺人英才辈出,群芳济济,义和班迅速扩大。
1910年,义和班出于繁忙演出的需要,分为南北两班。北班由汤再树领班,南班由周招生领班,基地分别设于温泉和苏家挡。义和班自1910年分班,1924年合班至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
1937年抗日战争开始,鄱阳湖域处于战争状态,危及沿湖一带城镇。西河戏活动,也从沿海地区向内地转移。星子以华林为中心的庐山南麓各乡,业余演出仍很兴盛,义和班也多在这一带活动,华林有名艺人20余名,占当时全部艺人五分之二。1938年日军入境,星子县政府迁往都昌,湖面封锁,星子沿湖多筑日军炮台,西河戏活动迅速失败,义和班进入困难时期。虽偶有演出,也是入不敷出,艺人多转而操演皮影戏,聊以糊口。1942年,日伪县长令义和班在蓼花汉岭演端午节戏,许多艺人不从而逃往外地。其余艺人流离颠沛,朝不保夕,竟有艺人抱病转操皮影戏而终殁他乡。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县政府从都昌迁回星子。8月,义和班在县城旧府堂门前戏台上演西河戏3天,以示庆祝。上演节目有《大审玉堂春》等戏。以后西河戏活动得以逐渐恢复。但旧政府不求图治,却忙于征兵、勘乱、竞选,甚至忙于禁戏。其理由是“近几来各乡间游手好闲者,恒多演戏集赌,小则倾家荡产,大则流于匪盗,影响社会,良非浅鲜。”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一有赌情,则拆除戏台、扣压戏师。“倘有循私包庇者,撤职查办”。“如有反抗各等情况”,立即镇压(摘自旧政府告示)。1949年,解放军入境,旧政府卷席而逃。1950年,义和班解散。
建国后,义和班难以恢复,但农村业余演出却蓬勃兴起,艺人多以教戏为业。县文化部门非常重视西河戏对活跃农村业余文化生活的作用,举行各类西河戏调演、汇演和学习班,西河戏迅速恢复和发展。逢年过节,村村场场演唱西河戏,自娱娱人,已成乡俗。现时农村各类喜事加上大学、参军、迁新居、婚嫁日甚至农业承包、企业开张等,人们都愿意花不多的钱,请个业余剧团演唱西河戏招待宾客,以示庆贺。 [3] 

西河戏文化特征

编辑

西河戏表演形式

西河戏植根于村野乡俚,旋律高亢奔放,浑厚质朴,唱腔为板式体,以西皮、二黄为基本声调,并兼有青阳高腔、渔歌、民间小调等,唱腔拖腔较短,中间夹有衬字,唱词多为七字句、十字段,用嗓为“生、旦、净”三种。 [1] 

西河戏表演特色

西河戏的台词念白多乡音俚语,服装古色古香,表演古朴夸张。武打中的“搏手”动手刚健、姿态优美,多由民间拳术变化而来。乐品有京胡(俗称“细筒琴”),二胡(俗称“大筒琴”),民国时始用月琴。西河戏的剧目多为历史袍带戏,大多取材于历史故事,集中于三国、隋唐、宋等朝代,内容崇尚忠、义、廉、孝,表演形式较为固定。业余演出戏台一般为木板搭的临时戏台,虽然简陋,但却不缺乏氛围,生活化大于艺术化,颇具乡土气息。 [1] 

西河戏传统行当

西河戏传统行当分为十角:一末、二净、三生、四旦、五老、六外、七丑、八贴、九小、十杂。因主演袍带戏,故而末、老、外、净四行为班中顶梁柱。传统演出,台上设有“报本者”位置,演员唱念全由“报本者”提词帮唱,酷似傀儡戏形式,有专家认为,这是古代肉傀儡的遗绪。 [4] 

西河戏代表剧目

编辑
西河戏剧目大多取材于历史典故,集中于三国、隋唐、宋等朝代,比如《三国》里有26本、《隋唐》23本之多,也有些民间故事如《四郎探母》等上百种,还包括了《长生殿》《雷峰塔》《双熊梦》《金雀记》《琵琶记》《折柳》《花报》《劝农》《冥判》《藏舟》等,唱安庆调的有《打樱桃》《听琴接驾》等,唱南北词的有《安安送米》《洞宾对丹》等,其他曲调如《小放牛》《进城看女》《打花鼓》《大补缸》等,亦各有专用曲调。 [5] 

西河戏传承保护

编辑

西河戏传承价值

西河戏本身就是一种文化,一种艺术形式。西河戏剧本多取材于历史故事,内容推崇忠、孝、节、义,从一个侧面推动和活跃了乡村文化。
西河戏深受广大农民喜爱、轻松愉快、故事性强、剧本脍炙人口 [6]  ,也是江西省硕果仅存的几大古老剧种之一 。 [7] 

西河戏传承现状

西河戏面临着缺乏时代气息,唱词方言过重等问题。西河戏有着很强的地域特征,唱词方言过重等不足,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西河戏的趣味和魅力,不少外地观众表示难以看懂西河戏。又由于创新不够,古腔古韵较少唱出时代旋律,逐渐不能适应现代人们的感观需求,导致观众群逐步缩小,市场逐步萎缩。
人才缺乏,古戏传承青黄不接。时下青年后辈对传统戏曲的了解不多,认识不足、兴趣不高,西河戏传承逐渐步入后继无人的窘境。
投入不足,难以发展新的观众群、拓展新的市场空间。西河戏在农村拥有一大批土生土长的忠实观众,但在经济高速发展引发社会关系的巨大变更之后,它与观众、尤其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九十年代出生的年青观众之间产生了一道巨大的鸿沟。同时,由于星子县经济实力不强,对文化建设投入不足,也造成了西河戏“内热外冷”的局面,难以发展新的观众群、拓展新的市场空间。 [1] 

西河戏传承人物

程家训,男,汉族,2018年5月,被评定为第五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江西省星子县申报,项目名称:西河戏。 [8] 

西河戏保护措施

江西省成立了修水县宁河戏剧研究室负责整理、收集原宁河戏剧团演出剧目;收集流落民间的剧本服装道具等;研究宁河戏源流;写文艺音乐集成等工作。 [9] 
2011年11月5日,为进一步保护和发展西河戏这一地方优秀传统文化,星子县正式成立了西河戏保护发展研究协会。协会成立当晚,该县西河戏爱好者还举办了西河戏专场演出,上演了《狄青征西》《下河东》《赵氏孤儿》等优秀剧目。 [10] 

西河戏社会影响

编辑

西河戏荣誉表彰

新中国建国后,黄纪进多次参加县、地区级调演。1980年10月,获江西省文化局奖励,奖状曰:黄纪进同志积极从事西河戏的抢救、继承和革新,作出了较大的贡献,特发此奖,以资鼓励。黄在一生演出中,非常注意剧本文句的优劣,遇有不当之处,他均认真修改,并理改编了传统戏剧《徐策跑城》、《二堂舍子》、《满堂福》等。黄一生共授徒5人,皆成优秀艺人。 [11] 
2018年9月28日,西河戏《陶母戒子》经省文化厅指定参加在安庆举办的第八届中国(安庆)黄梅戏艺术节非遗传统戏曲惠民演出。演出后赣江市文化馆收到由文化和旅游部颁发的纪念证书和奖牌。 [12] 

西河戏社会活动

2019年3月11日至12日,德安县城义峰山公园热闹非凡,鼓乐阵阵。该县农民自编自演的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西河戏”走进德安县城,在这里举行为期两天的展演。 [13]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展开全部 收起
词条标签:
国家级-非遗 传统戏剧-非遗 非遗-非遗 戏剧